荣一登录

荣一登录 :桥载风情(4)~惊心吊桥 (秦雪华)

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9-12-12 13:27
来自荣一登录的报道:

四、惊心吊桥

莲华的父亲“出张”许久,杳无音讯,母亲决定去找他。她向一个回乡的翻砂师傅打听“出张”所在,次日,天还蒙蒙灰就带著莲华出发。

他们先坐一程公共汽车,然后步行。莲华不知走了多远,只记得走过一条短的、一条长的桥,桥下有妇人在洗衣,又爬过一座山丘,在树下歇脚、吃馒头、喝水、又上路,后来走上一座用铁链吊著、悬挂在两山中间的高桥,它窄窄的,桥面由片片木板拼成,多处有空隙,莲华真怕她的小脚会踏入缝隙里!她脚底痒痒的,膝盖软软的,无心欣赏天边晚霞,只是睁大眼睛低头注视令她晕眩的深深大河、滚滚流水以及冲击在大石上的白色浪花。母亲牵著她的小手,她的另一支小手紧紧抓住吊桥的链索,走一步、手移一点,有时候桥的那头有人走来,于是桥身更加摇摆不定。

陈云锦(David Chen)提供 1970年摄

小女孩不知自己如何走完那条长长的吊桥!终于,可以坐下休息了,天已经一片黑。

数年后,莲华追忆这段童年走吊桥的惊心记忆,写了一首诗:

红霞依恋群山
绿野伏卧江岸
光景   日影     繁花   丛林
无心赏
吊桥     深渊
白浪冲心田
紧抓摇晃的链索
定睛汹涌的波涛
泪含眶 唯恐一落千丈
移一步
颤抖的脚    晕眩的头
惊悸的心     急喘的肺
痉挛的胃     破碎的胆
寻一瞥吊桥的尽头
杳渺    在哪儿?

“赶快走,咱要到了。”莲华的母亲说。

月光里、山路上,母亲向偶尔路过的农夫问寻。

黎汉龙提供/摄

母女两人终于到达目的地,那是农村四合院旁边的一间土砖屋。

阿蕊走到屋前,看见德礼的伙伴,问道:

“阿火兄,礼仔和汝同齐(dang6 ze2)住置这儿,是??”

“是啊!礼仔嫂,你那会来?莲华也来了!”

“礼仔出张这呢久拢无转去看阮母囡,是生是死?我拢不知!他现在置叨位(在哪儿)?”

“他讲要去剃头。”

“置叨位(在哪儿)剔头?我去找他。”

“不好啦!山路这呢暗,真歹走。你置这儿等,他就要转来。”

“礼仔嫂,你吃晚饭未?阮还有剩饭,不过无菜,只有酱瓜仔。你等一下,我来把饭蒸烧。”

德礼回来了。

“礼仔,你拢不记得厝里有某囡,这呢久无转去,也无寄钱予阮,你叫阮母囡吃什么?你到底什么时阵才要转去?”

“免受气啦!我置这儿出张也无赚到什么钱,所以无寄钱予你。我本来明天就要转去。”

“什么?我无来,你无要转去;我来了,你讲你本来就要转去?”

“是啊!你看,我去剃头就是要转去。”

“你出张这呢久,拢无剃过头?”

“是啊!礼仔兄的头毛和嘴须长到盖肚脐!”

一片笑声!

“你的‘长’头毛和长嘴须呢?怎无留下来予我绑肉粽?”

“是啊!礼仔嫂上敖绑肉粽,用礼仔兄的头毛和嘴须绑肉粽,一定是世界上好吃的!”

又是笑声一片!

“礼仔明天就要转去,今仔日去剃头。剔佮这呢飘撇,是要予阿蕊你看的!”

“是啊!他故意把头毛和嘴须留到那呢长,予这儿的查某(女人)拢无爱他。礼仔只爱阿蕊一个人!”

德礼显得尴尬,伙伴们互相挤眉弄眼。

阿蕊对夫君说:

“好啦,好啦,加话免讲,明天就来转!”

“是!礼仔嫂!”德礼诙谐答复,又说:

“阿木仔,我明天就要转去,我不要出张了,顾某囡较重要。”(待续)